骨灰,大便,超级细菌!恒河水都这样了,游客还敢喝?

0 Comments

“干了这碗恒河水,来生还做印度人”,这句网络流传已久的调侃一直是人们对印度水质的印象。

为4亿印度人和居住在印度居民提供几乎一切水源的“母亲河”却是全世界污染最严重的水域。以前,总听说恒河里混杂着城市污水,动物粪便,农药化肥,工业废水甚至尸体骨灰。

但很快就有人出来解释:恒河只是下游脏,喜马拉雅山脉中的上游还是非常清澈的。

很不幸,事情还真不是这样的。最近一项刚刚出来的报告显示,即使是恒河上游,也遍布着足以致病甚至致命的“超级细菌”

恒河水的威力究竟有多恐怖?看了这篇文章,你会感觉印度民众活到现在个个都是生命的奇迹….

抗生素都杀不死恒河的细菌

走进印度根戈德里,在这个喜马拉雅山脉上的小镇欣赏恒河的清澈的上游,相信没有人会怀疑它的神圣和美丽。

在印度教的传说里,银河变成了地球上的水,用来洗清人们身上的罪恶。而在恒河之源,也的确应该是纯净至极的水源。

按道理,当水从冰川中流出时,这些原始的水源应该不含有任何细菌。随着河流经村庄,城市,工厂时,原始水源的纯净度难免会因不断受到污染而下降。

恒河上游的Gangotri河流源头

也就是说越接近源头,水质应该越清澈。但是,印度理工学院的科学家们在年度水质测试中发现了一件令人恐慌的事实――

当恒河水才流经喜马拉雅山麓狭窄的峡谷后不久,就已经出现了有害细菌,而且是有着抗药性的“超级细菌”。

此流域,明明距离最近的大型村庄城市还有数百英里,却已经产生了对人类有极大威胁的抗药菌。

理工学院的化学工程教授Shaikh Ziauddin Ahammad表示,恒河上游的细菌指数就已经达到了“天文数字的水平”。

而抗药细菌其实一直就是印度医疗面临的严重问题。2017年,印度国家科技部在一份报告中承认:印度的抗生素耐药率在全世界“领先”。

这当然不是什么好事。

细菌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的情况并不少见,在人类进化的同时,细菌也在不断“变聪明”,它们加快重新排列基因和吸收新基因的速度,最终变得越来越难被杀死。

但在印度,这种趋势越来越失控,这次就连恒河上游都沦陷了,实在有些吓人。

在印度患者最常感染的四种细菌里,有70%的细菌对一类后线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

就连被认为是“人体抗击细菌的最后一道防线”的碳青霉烯类抗生素,都对一些细菌失去了效果。

要知道碳青霉烯类抗生素通常是用来治疗极严重的细菌感染的,对它们产生抗药性,就代表着患者已经难以被任何抗生素治愈。

《柳叶刀》刊登的研究中的数据更让人不寒而栗,在印度,并不少见的肺炎克雷伯菌居然有57%都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产生了抗药性。

也就是说,如果不幸在印度染上了有耐药性的肺炎克雷伯菌,出现“吃药也没救”的情况比别的地方都高了不少…

既然抗药菌已经跑到了上游水里,是否代表它们在印度已无处不在?

医院里也有吗?土壤里也有吗?抗生素药厂附近也有吗?

会在农场的动物体内繁殖吗?

会不知不觉进入人类体内,等待体弱时掌控我们的身体吗?

很遗憾,研究证明,以上问题的答案都是yes。

那么就奇怪了,恒河下游脏乱差,细菌滋生也不足为奇。但冰川水不会自己携带抗药菌,流经的地方又是低污染区。

看似清澈的恒河上游,印度最后一块净土,为何也成了人体有害细菌的海洋,细菌是怎么来的?学者惊讶的发现,这一切都是“因果报应”。

如果你看过前来恒河上游,浸入水中洗刷自己罪恶的“朝圣团”,答案昭然若揭。

圣地不堪一击

恒河上游惊现危险抗药菌是一个偶然的发现。

八年前,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生态工程教授抗药性测试的先驱David W. Graham,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检测对象,他对“抗药菌大国”印度感兴趣。

学者正在检测上游水质

好的实验需要有效的对照组,也就是一个相对无菌的地方,和一个污染严重的地方。但问题是,印度到处都是污染严重,什么地方才能有明显的差别?

最终的实验对象定在了恒河。实验结果出来后,下游毫无疑问拥有高的出奇的抗药菌,不足为奇。但是上游的结果就很奇怪了。报告中,从恒河水源头100英里处就开始出现了抗药菌,这不太寻常。

河流的确流经了几个村镇,Uttarkashi、Rishikesh和Haridwar。这些城镇的居民较少,污染也要比下游好太多。

根戈德里一带等恒河上游的水,一直被认为是纯净无暇,能洗脱罪恶的圣水。所以自然成了印度人,和很多游客最爱光顾的朝圣地。

上游的沐浴者

但这里海拔相当高,冬天又有厚重的积雪,因此无法在寒冷的时候接近。因此,冬天直到春天,科学家测量这里的河水时,抗药菌的水平是很低的。

但只要到了夏天,上游沿岸以根戈德里为首的几个小镇的人口就会激增,成千上万的人从印度各地,世界各地赶来。而每年一到5月和6月,水中的抗药菌水平也成爆炸式激增。

抗药菌有明显的季节差距的原因,就在夏日的朝圣活动里。

沿河城市提供了很多供朝圣者接近圣水的堤岸,人们来这里全身浸泡在河里洗澡,或者捧起水饮用。

买纪念品的小贩同时提供水壶,可以把圣水打包带走,回家供奉或使用。

前面提到的Rishikesh镇,不光有上万印度信徒前来泡澡,每年这里还要举办瑜伽节,数千万名西方游客慕名来此修行,当然也会顺便感受一下用圣水洗澡,畅饮的快感。

为了吸引更多的旅游者,这里还提供漂流,徒步,彩弹射击等毛线娱乐项目,让本来不大的城镇更加的喧闹。

看到这里你可能已经发现了问题,这么多人挤在上游洗澡,游泳什么的,这水不脏也得脏啊?!

这的确会有影响,不过这还不是超级细菌出现的最主要原因。

以圣城Rishikesh镇为例,这里冬天的常住人口只有不到10万,对于印度来说算很少的了。但是在夏季的朝圣热潮中,小镇会被50万人挤满。

在河水污染前,很多本身就破旧的公共设施先崩一步。该地的污水处理厂只能处理不到8万人的排泄废水,厕所也远远不够。

为了不让人们随地大小便,当地政府也不是没有行动。他们搭建了很多简易厕所。

但是,这些厕所不堪一击。只要上游城市下一次稍微大一点的雨,这十几万人屎啊尿啊,就源源不断地涌入“纯净”的恒河上游里去了…

结果就导致抗药菌大爆发,夏季的监测中,仅拥有NDM-1抗药基因的细菌就比冬季高处20倍。

而Rishikesh这个城市,就是一个恒河污染分界点般的存在,从它往下只会越来越严重,抗药菌越来越多。

来时两手空空,走后装满细菌

科学家们发现,这些恒河水中的抗药菌都有一个共同的来源,那就是人体,尤其多生于人类的肠道内。

也就是说,它们会随人类的排泄物传播。

但有意思的是,来到这里朝圣或旅游的人们大部分都十分健康。喝了圣水好像也没啥大碍。不过这也只是表象而已,换句话说得不得病,会不会死,看命。

正在监测水质的团队

研究组的学者解释,健康人的肠道内本来就有很多有益菌群,帮你抑制有害细菌的伤害。

这也是很多印度人喝恒河水但看上去没啥事的原因。有害的,抗药的细菌可能已经蛰伏在他们的肠道内,但并没有致病。

来到上游朝圣时,抗药菌随他们的排泄物来到纯净的上游世界。当下一个倒霉的人不幸从看似干净的水里染上细菌后,他们可能就会生病。

接下来,如果你吃了抗生素,那么情况可能更糟。抗生素杀不死抗药菌,却把一些好的菌群杀死了。而抗药菌就会借此机会接管你的身体,将健康带下新的低谷。也就是:

去了,染上很有可能。

没有生病,不代表没染上,也许细菌只是在等待机会

一旦真的致病,很难治疗

生存还是灭亡,根据染上了什么,看命

在这个过程中,几个朝圣胜地简直就是“大规模抗药菌传播中心”。下游的细菌带到上游来,上游的细菌再传播给下游,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那么过滤的恒河水安全吗?学者认为,印度现有的三级污水处理技术,虽然可以杀死或者去除水中的抗药细菌,但是细菌游离的抗药DNA并不会被消除。

因此喝过或者用过水的人还是有可能被感染超级细菌。真的是干干净朝圣来,一肚细菌回家去…

所以,作为对大家的劝诫,就尽量不要去凑朝圣的热闹,不要幻想着和恒河水有什么接触,尽管上游的水看上去挺干净,那也不要太高看自己免疫力。

至于印度居民,其实对恒河水的细菌危机也是了然于心的。

“恒河是我们的母亲,喝她的水是我们的命运,你只要信念坚定,这水就是安全的。”一个圣城的65岁的小贩说

“我们不想关注细菌,尽量不去想这件事。”30岁的英语老师Jagdish在多个圣城都喝过圣水,他甚至亲眼看见污水流入河道,但还是会继续朝圣。

至于上游的居民,一些人知道细菌的严重性,但却一心想要用旅游业发展经济,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水源已经被严重污染了。

“我们知道下游的水有患病的可能性,所以要宣传人们到我们这里玩,这里的水更干净。”

下游城市生活现状

大家可能还是很奇怪,他们不怕吗?

首先,印度居民并不是真的用过污水后百毒不侵。很多人都心里清楚即使是上游的水也充满了危险,也有非常多的人因为水污染患病或丧命。

但由于现阶段政府没有积极处理污水,普通民众也无能为力,只能认命接受现实,使用不洁净的水度日。

政府至今没有有效的措施,上游的居民也有点隔岸观火的架势,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已经陷入了恒河水污染的怪圈。

从事生态研究的Suraj无奈的说:

“我听说在加拿大,如果你污染了河道,他们会狠狠罚你的款。那只是一条很普通的河,一点都不神圣。但我们这里有一条神圣的河流,她非常肮脏,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细菌,污染已经随着人流,涌入印度唯一的洁净之水,而这些恐怖的危害又将随着水流带给4亿印度人。

这是什么都没做的恶果。随着圣城水域的陷落,印度的洁净之水越来越少,与抗药菌斗争,将会成为印度人的日常。

这样被迫的“百毒不侵”,没有人会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