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仁一乡干部演绎遂昌版“我不是药神”

0 Comments

2月7日19时,三仁畲族乡坑口村路边的一幢三层楼房,大门敞开,灯火通明,户主叶乐军和妻子黄英兰在客厅来回徘徊已经一个多小时,夫妻俩不时走出门向村口方向观望。

灯火通明的叶乐军家

眼下,正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在县乡村三级严格管控下,村民大都选择居家“抗疫”。此时的坑口村,家家户户几乎都已关门休息。叶乐军家敞开着的大门,在夜幕下显得别样醒目。

连夜送到的靶向药

_

20时28分,村口一束光投来,划开夜幕,照亮了叶乐军家门前的菜地。叶乐军连忙走出家门,妻子也紧跟跑了出来。

一辆银色车子在门前停下,车上男子下车后拎着一个黑色袋子,匆匆走来,递给了叶乐军。

袋子里装着的是一个顺丰快件。

拿到药后的叶乐军

“谢谢你,真的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们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黄英兰一边将快件递给叶乐军,一边连声向男子道谢。叶乐军拿到快件后,立即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来四盒药。

叶乐军将药送至母亲床头

叶乐军拆出其中一盒,然后马上去倒了半杯温水,连同药一起送至母亲范世芽床头,看到母亲起身将药服下,他才放心离开房间。

送药的这名男子并非快递员,而是三仁畲族乡党委委员叶勇飞。

快递盒内的药

“快递盒里装的是马来酸阿法替尼片,是一种靶向药。”黄英兰介绍,一年前,婆婆患病后,医生便交代要一直服用这种药,一天一片,连续吃,不能断。由于遂昌没有这种药,她每个月得和诸暨的小姑子一起去杭州浙江肿瘤医院购买此药,每次限购4盒,可以吃上28天。

被疫情挡在半路的快件

_

今年1月底,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黄英兰没去成杭州。她和小姑子想了很多办法,最后从杭州的一家药店购得了四盒马来酸阿法替尼片,并同药店商量,通过顺丰快递寄回遂昌。

快件在1月31日从杭州成功寄出,这让黄英兰和家人都很是安心。

“通过顺丰寄,快的1天就能到,最慢两天肯定到了。”黄英兰说,可是,手机上的快件信息更新至2月2号中午12点44就停住了,物流轨迹显示快件已经在丽水水阁中转场装车,以后就再没动静。

黄英兰手机上顺丰快件的物流轨迹

黄英兰马上联系顺丰,询问快件能否及时送达。“当时顺丰给的答复是快件会在2月6日下午3点左右送到。我们就耐心在家等了。”

黄英兰拨打市民热线12345后,对方反馈的信息

等到2月6日15时,黄英兰依然没收到快递,看着家里最后一颗药,她彻底急了。“我们打了110,也打了12345市民热线,对方反馈表示由于疫情的原因,快递运输车辆受限,并表示会逐步协调运送并投递。”黄英兰说,虽然给了反馈意见,可快件依然还是停在丽水。她后来一直拨打顺丰客服,也无果。无奈之下,她想到求助当地政府。

使命必达的乡领导

_

2月7日10时43分,黄英兰拨通了三仁乡政府办公电话。说明情况后,11时05分,坑口村联系领导叶勇飞回电向她了解情况。

“了解情况后,我发现村民这个药必须当天送到,耽误一天都不行。”叶勇飞说,当天正好市二院下派该乡十三都村第一书记吴金金要从丽水赶回遂昌。他立即联系吴金金,请对方帮忙,将“困”在中转场的快递带回遂昌。

吴金金在丽水快递中转场找到快递车

当天15时30分,吴金金才在快件中转场找到了黄英兰的快件。可是,他又临时有事,无法当天赶回遂昌。“他提议通过邮政快递将药寄回,我立即否决了他的方案。因为邮政当天肯定到不了遂昌。”叶勇飞说,眼看着时间越来越少,他毅然决定马上办理通行证前往丽水取药。

叶勇飞办理出来的通行证

时间紧迫,叶勇飞一边交接工作,一边请乡领导协助办理通行证。下午5点多,通行证终于办好。来不及吃上一口饭,叶勇飞立即驱车上高速,出发丽水取药。

“你是我们乡里的好领导,真心为我们解了难题。”当天晚上,药送到叶乐军家中时,叶乐军难掩心中感激之情,道谢时几度哽咽。

叶勇飞的晚饭

得知叶勇飞晚饭都没吃,黄英兰连忙去厨房下了一碗面。叶勇飞吃得很快,吃完来不及休息片刻,又立即联系村里的网格员,布置晚上疫情防控相关工作去了。

记者手记

病毒无情人有情。疫情发生以来,全县上下众志成城,始终坚持将病毒蔓延的势头遏制住。在遂昌,还有很多像叶勇飞这样的党员干部,他们一边严格落实各级党委部署的各项疫情防控措施,一边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解群众之所困,用实际行动守护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正是他们的存在,让遂昌这座城市充满了温度。

_

_

_

编辑/郑雨薇通讯员/朱建夏

审核/张春玲监制/杨曦

告诉我,你在看吗?